http://www.51xueshici.com

祈年文潭:疫情捐赠“寄语文化”为何钟爱诗词

  席卷全球的疫情,给我们带来苦难的同时也带来若干新的文化现象。其中你来我往的捐赠物资上必贴“寄语”,而“寄语”绝大部分为我国优美的传统诗词名句或者类似诗词的偶句,于是产生了一种温情而高雅的“寄语文化”。

  其发端,是今年2月初我国疫情爆发时日本捐赠物资上所贴的“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捐武汉),“岂曰无衣,与子同裳”(捐湖北),“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捐大连)等诗词名句,当时暖哭了无数中国网友。

  在日韩等国暴发疫情后,中国无论是中央或地方政府,还是各大企业、民间组织,都不约而同地在援外物资包装贴上颇为精当的中国古诗词或者受捐国大诗人的名句为寄语,准确地传递我们的一片真情,可见措意之用心。比如中国向日本提供病毒试剂盒等抗疫物资,贴有“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中国向韩国大邱市紧急捐助口罩,贴有“道不远人,人无异国”;中国援助法国的医疗物资贴有“千里同好,坚于金石”,这些都在各国民众中引起广泛共鸣。还有中国企业给意大利的捐赠物资上,写着“消失吧,黑夜!黎明时我们将获胜!”这出自意大利歌剧《图兰朵》,其讲述的中国公主的故事,让人感动于文化的关联和爱的回赠。

  其实赠物附上诗词这一“寄语文化”,在我国已有三千多年历史。从《诗经》“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到汉代李陵苏武赠物附诗,尤其是大唐王朝中外之间的朝贡赐赠附诗,使这一“寄语文化”达到高潮。日本长屋王派遣唐使赠大唐袈裟附诗曰:“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寄诸佛子,共结来缘。”唐玄宗赐赠日本遣唐使礼物所附诗《送日本使》有曰“日下非殊俗,天中嘉会朝”,夸奖日本风俗和大唐一样都是礼仪之邦,懂得来大唐“会朝”(诸侯朝会天子)。唐玄宗赐赠新罗(今朝鲜半岛)国王礼物所附诗《赐新罗王》中有句“兴言名义国,岂谓山河殊”,称赞新罗国为“义国”。至于唐朝文人之间赠物附诗,更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如孟浩然赠朋友宝剑附诗曰“分手脱相赠,平生一片心”。

  日本是对大唐文化理解和接受最为深入的国家,深知诗词对于中国人、中国文化的特殊的代表性意义,故而在我国爆发疫情的艰难时刻给予物质捐助的同时,选择诗词作为寄语。那么,诗词或类似诗词的偶句在中国文化中的特殊性在哪里呢?

  笔者认为诗词在中国文化中的特殊性最主要有三点:一是精炼雅致的语言,二是真挚深厚的情感,三是和谐优美的节奏。在疫情封城封区的压抑中,这些要素构成了很大的精神安慰,或者说精神能量。

  如果再把视野放宏观一点看,在历史上疫情于文化都能产生一定的影响。东汉末年的伤寒大疫导致“生民百遗一”,促使魏晋人重新思考应该怎样活着,从而促进了魏晋文化中“魏晋风度”的形成;十四世纪欧洲黑死病的爆发,促使人们思考如何摆脱宗教的束缚,从而推动了欧洲的文艺复兴运动。

  以诗词为核心的“寄语文化”说明,我们对传统优秀诗词活学活用,能让它们在新时代发挥新的光与热。这些寄语让所赠物资增加美感,更具温度,以文化的软实力把双方的心拉得更近。

  今年春节播出的《中国诗词大会》第五季在疫情高峰时期仍创电视节目收视记录,说明以诗词为代表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正在融入我们的生活。而捐赠“寄语文化”再一次使诗词走向世界,以一种富有温情的形式与世界进行文化交流,也让我们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未来充满期待。(李定广)

[ 责编:王欣夷 ]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